今天是: 北京市医院管理局  北京卫生信息网 公众版 院所版 English
重要新闻
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重要新闻

世界结核病日 | 北京胸科医院李亮:战争延续上万年,人类离“赢”还有多远?

上传者:宣传中心  发布时间: 2018/3/23  发布者:来源| 搜狐健康  浏览次数:843次

作者 | 周亦川
来源| 搜狐健康
 
    在历史上,肺结核被称为“白色瘟疫”,与另一种肆虐的“黑死病”鼠疫组成“黑白无常”的组合,一次又一次大规模残害人类的性命。1882年发现结核分枝杆菌的罗伯特·科赫强调,如果从死亡人数来衡量疾病对人类的重要性,那么结核病必须被认为比最令人恐惧的传染病、鼠疫、霍乱等更为重要,所有死亡中有1 / 7的人死于结核病。直到今日,结核病仍是疾病致死排名前十,传染病致死人数中排名第一位,全球结核防控仍是重大挑战。
 
    结核菌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细菌,历史上最早的考古发现是在1.5万年以前。在链霉素、异烟肼、利福平等药物发明之前,人类尝试了多种多样的方式应对“白色瘟疫”的挑战,有着各种各样的“古方”。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鲁迅的小说《药》中介绍的“人血馒头”,痨病患者吃了以后“包好、包好”。
 
“四大文明古国”中的“古方”
    有证据表明早在公元前1500年埃及就有结核病医院。埃伯斯纸莎草是埃及公元前1550年左右的一篇重要医学论文,描述了与颈部淋巴结相关的肺部消耗。它建议对囊肿进行外科穿刺,并使用阿拉伯树胶、豌豆、水果、动物血液、昆虫血液、蜂蜜和盐的研磨混合物进行治疗。
 
    在古印度的《阿他婆吠陀》中第一次描述了瘰疬,公元前600年左右写成的《苏沙鲁塔》建议用母乳、各种肉类、酒精和休息来治疗这种疾病。
 
    古代中国的《黄帝内经》中描述了一种被认为是结核病的疾病,称为“虚弱消耗性疾病”,其特征是持续咳嗽、异常外观、发热、脉搏微弱而快速、胸痹和呼吸急促。
 
    道教学者葛洪所著的《肘后备急方》以“尸疾”命名,并描述了结核病的症状和传染性:“这种疾病有许多变化的症状,从36种到99种不同类型。一般会引起高烧、出汗、虚弱、疼痛,任何姿势都很困难。经过几个月、几年的痛苦,这种挥之不去的疾病逐渐给患者带来死亡。这种病还会转移给其他人,直到整个家庭被消灭。
 
    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在他的《流行病》一书中描述了结核病的特点:发烧、尿液无色、咳嗽导致痰稠、口渴和食欲减退。他指出,大多数患者在死于这种疾病之前会神志不清。盖伦提出了一系列的治疗方法,包括鸦片作为安眠药和止痛药;放血疗法;大麦、水、鱼和水果的饮食。
 
中世纪神奇的“皇家触摸”
    随着基督教的传播,君主们被视为具有神奇或治愈能力的宗教人物。由于君主的神圣权利,英国或法国君主的触摸,可以治愈疾病。法国亨利四世国王在领圣餐后通常每周举行一次仪式。在法国,这种皇家治病的做法非常普遍,以至于瘰疬被称为“魔鬼”或“国王的邪恶”。
 
    君主(国王或王后)坐在戴着帽子的宝座上,摸着受折磨的人,把硬币压在受折磨的人的脖子上。虽然仪式没有医疗价值,但皇室成员经常宣传说,接受皇室触摸的人奇迹般地痊愈了。皇室风格一直流行到18世纪,来自英国牛津郡的教区登记不仅包括洗礼、婚姻和死亡的记录,还包括那些有资格享受皇室触摸的人的记录。
 
19世纪末找到真凶
    1869年,让·安托万·维尔明进行了一项实验,他将人体尸体上的结核性物质注射到实验兔体内,实验兔随后被感染。维尔明的实验证实了这种疾病的传染性,并迫使医学界承认结核病确实是一种传染病,由某种病因不明的病原体传播。1882年,普鲁士医生罗伯特·科赫利用一种新的染色方法,将它应用于肺结核病人的痰中,首次揭示了这种疾病的病因:结核分枝杆菌或科赫氏杆菌。他在柏林生理学会发表了一篇名为《结核菌素》的著名演讲,并于三周后发表。1882年以来,3月24日被定义为世界结核病日。
 
为结核病患开设的疗养病房
    19世纪的德国医生赫尔曼·布莱梅确信,肺结核是由于心脏难以正确冲洗肺而引起的。他提议,大气压力较低的海平面以上地区将更有效地帮助心脏功能,由此第一所抗结核疗养院于1854年在格伯斯多夫海拔650米处建立。1877年,疗养院开始扩展到德国和整个欧洲,彼得·德特威勒于1877年在福肯斯坦建立了自己的疗养院,1886年发表的研究结果称,1022名病人中有132人在住院后完全治愈。
 
卡介苗和链霉素的问世
    1906年,艾伯特·卡介苗和卡米尔·盖林先生从牛结核减毒株研制出第一个真正成功的抗结核免疫疫苗,它被称为“卡介苗”(BCG)。卡介苗1921年在法国首次用于人体,但直到二战后,卡介苗才在英国和德国得到广泛接受。
 
    1944年,艾伯特·沙茨、伊丽莎白·布吉和塞尔曼·瓦克斯曼分离了一株灰色链霉菌产生的链霉素,这是第一种有效的抗结核药,这一发现被普遍认为是现代结核病时代的开始。真正的革命开始于几年后的1952年,口服分枝杆菌杀菌药物异烟肼研制成功。1965年利福平的出现加快了治疗恢复时间,并在1980年代之前大大减少了结核病病例。
 
 
   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防治临床中心副主任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李亮主任医师点评,20世纪40至60年代可以说是结核病治疗的黄金时代,链霉素、对氨基水杨酸、乙胺丁醇、异烟肼、利福平这些抗结核药物在这些年一个一个被发现。治疗结核可以用一个药,效果不好就两个药、三个药一起用,一般都能在6个月之内治好。他强调,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中医药治疗,多吃鸡蛋、牛奶等加强营养的措施,多休息,包括当今手术治疗、免疫治疗,都是药物治疗的补充,药物治疗必不可少。
 
耐多药结核菌,结核防控新的挑战
    李亮介绍,在我国解放初期的50年代,结核病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,有个词叫“十痨九死”,患病后生存几率很小。应对这个疾病,从50年代末我国积极从国外引进抗结核药物并自己开展生产,因为药物是防控结核的关键;
 
    接下来国家还建立了各地的防控网络,最初我们只在大城市有几所疗养院,解放后大力建设结核病专科医院、结核防治所,有专门的防控队伍。随着防控网络的大范围开展,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就觉得离抗结核胜利不远了。
 
    不幸的是出现了耐多药结核菌,药物敏感的结核菌可以90%治愈,而耐多药结核菌感染的患者只能50%左右治愈,这又为防控结核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。究其原因有五点:
 
    1. 结核病可通过呼吸道传播,防控难度大。其他的传染病比如疟疾、肝炎等通过消化道或体液传播的疾病,可以控制传播途径,但呼吸道这条途径就很难切断。
 
    2. 没有明确的潜伏期。有许多传染病发病快,感染后两三周就发病;但结核病可以长期潜伏,一年乃至十年、三十年,很难发现,找不到原因。
 
    3. 没有新药。结核菌在药物的压制下不断进化,这是自然选择的过程,也有人为因素。没有规律服药,吃吃停停容易耐药;方案不合理,应当多药连用的时候仅用一种就可能耐药;药物质量不好,也可能耐药。
 
    4. 人口流动性强。过去人们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,传染也局限在这个范围;但由于当代交通十分便捷,从广州到北京飞机也就几个小时;在各大城市更是有上千万人口,这都是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播的不利因素。
 
    5. 技术原因。痰涂片诊断已有上百年的历史,预防结核的疫苗卡介苗也已使用了将近百年,面对不断进化的结核菌,我们的防控手段也应当实时更新。
 
    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的3.24结核病日宣传口号是"Wanted: Leaders for a TB-free world",中文翻译是“发挥领导力终结结核病”,表明了消除结核的决心;另一方面,在其发布的《2017全球结核病报告》中也指出,在2000—2016期间,结核病死亡率下降了37%;2016年全球仍有1040万新发病例,发病最高的七个国家,印度、印度尼西亚、中国、菲律宾、巴基斯坦、尼日利亚、南非,占其中的64%;全球170万人死于结核病,为传染病致死第一位;WHO预计有60万的新发耐多药结核病例,最多的国家是印度、中国、俄罗斯。
 
    面对延续万年的结核病想取得胜利,李亮说,当今无论是疫苗还是药物,包括诊断用的痰涂片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,现在还需对我们的“武器”进行更新才能更好地战胜结核病。

【返回列表】 【返回】